当下,一场大范围的“电荒”正在欧美上演。

 

9月以来,欧洲主要国家的电价翻倍增长。法德两国每度电已经达到1.2元人民币;英国则高达3.4元人民币,比2020年同期上涨了近7倍,打破了1999年以来22年的纪录;欧洲水电的重要供应国西班牙,电力价格自夏季以来飙涨了200%以上,家庭支付的电费比一年前高出约40%。
 
电价上涨对欧美企业也造成了严重冲击。法国最大的糖生产商tereos警告称,未来不排除部分工厂减产甚至停产,英国多家钢铁制造商已经停止运营,挪威的一家化肥公司正在将氨产量削减40%。与欧洲情况相似,美国高耗电的化工、金属加工业,5月以来的生产恢复进程,明显慢于低耗电行业。
 
我们不禁要问,是哪些因素制造了欧美“电荒”?


天然气涨价带动欧洲电价飙升
 
欧洲电力供应主要依赖于煤电、天然气电和风电、水电、太阳能电等。在欧盟严格的环保政策引导下,过去10年欧洲极大减少了对煤电的依赖。2011年至2020年,欧洲煤炭发电占比从25%大幅下降至13%。较为环保的天然气成为火电支柱。
 
但过去的一年多以来,受美元放水影响,大宗商品价格飞速上涨,其中,天然气成了“涨价王”。统计表明,过去一年亚洲地区天然气价格暴涨5倍,欧洲地区14个月内更是疯涨了10倍。
 
今年2月至8月,天然气价格涨势不衰,北美、英国和日韩三大市场的天然气价格分别上涨了35%、167%和165%。
 
美国是天然气出口大国,也是欧洲重要的天然气供应方。但是,8月底的飓风“艾达”重创了美国的天然气出口。影响有多大?据高盛估计,飓风“艾达”抵消了自7月以来欧佩克+产量增加的影响。而美国安全与环境执法局表示,“艾达”过后,墨西哥湾地区43.6%的石油产能和51.6%的天然气产能一段时间仍将处于关闭状态。
 
俄罗斯是另一个欧洲天然气的重要供应方。输往德国的北溪-2号天然气管线最后一条管道已经铺设完工,预计今年可实现超过100亿立方米的输气量。因此,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重点要保北溪-2号。但因与乌克兰关系紧张,俄罗斯近几个月有意降低了现有过境乌克兰的管网系统向欧洲供气。
 
诸多因素凑到一起,导致欧洲的天然气储存量已比五年平均水平低16%,处于历史新低。电力供应突然就紧张了。

 

极端天气制约可再生能源发电
 
天然气不够用,但受极端天气影响,风电、水电等可再生能源也顶不上来。
 
《自然地理科学》最近刊发的一篇论文指出,由于气候变化导致的欧洲夏季干旱,是过去2110年中最严重的。夏季干旱造成了“毁灭性的生态和经济后果”,而这种情况还将继续恶化。
 
欧洲过去两年多地遭遇高温干旱,森林火灾频发,每年“烧掉”欧洲大约30亿欧元。西班牙等地中海气候的南欧国家通常受森林火灾的影响较为严重,而气候相对湿润的北欧国家近年来同样面临林火频发的困扰。
 
对应到发电上,干旱等于延长了枯水季,降低了水电发电量。
 
极端天气带来的极端高压,还让今年夏季欧洲风速变慢了,从而影响了风电发电。欧洲能源三巨头之一的德国第一大能源公司莱茵集团此前表示,今年欧洲北部和中部的风速大幅放缓,导致上半年该公司离岸风电部门的核心获利大减22%。
 
极端天气对美国发电也造成了影响。今年2月得州大停电就是寒潮所致,占比达30%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设备全部停摆。8月底的飓风“艾达”不仅影响了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,也导致美国居民电价格再次上升。

 

今年冬天将面临严峻考验
 
欧美的电价“通货膨胀”还会持续多久,不得而知。但随着冬季用电高峰来临,欧美将会面临新的严峻考验。
 
一方面,过冬预期导致天然气价格继续坚挺。已有研究称,欧美天然气价格可能会进一步攀升,美国天然气或将是十三年来最贵。
 
这必然导致电厂发电成本进一步传导到电价上,让居民家庭和企业难荷其重;另一方面,如果寒潮等极端天气再次出现,私有化输电市场必然大幅提价。欧美电价持续上涨还将进一步加大全球通胀压力。
 
鉴于从欧美到亚洲的“电荒”现象,欧美有机构已给出了油价、天然气价格的未来涨幅。当然,不排除这其中有带节奏、寻租的可能。无论如何,“电荒”何以大面积出现,成为一种全球“共性”现象,值得进一步研究。



特约撰稿人 | 徐立凡(专栏作家)

编辑 | 李潇潇

校对 | 陈荻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