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月30日中午,接到律师告知判决结果的电话时,在东北老家的吴女士长舒了一口气,对她而言,“被造谣出轨”一事算是真正意义上“翻篇”了。


她录制了一段视频,发上微博,这将是她“最后一次单纯因为案件发声”,“十个月的维权终于告一段落,我终于等来了结果?!?/p>


上午,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“女子取快递被造谣出轨”案,吴女士没能赶去庭审现场。据余杭法院官微消息,法院当庭宣判,分别以诽谤罪判处被告人郎某某、何某某有期徒刑一年,缓刑二年。


有网友看到判决结果后发私信给她,感到“愤愤不平”,但吴女士并不在意最终的量刑,“即使是缓刑,也是对他们的刑事处罚?!?/p>


“我站出来更多地是为了通过法律来认定,造谣、诽谤是一个违法行为。这个案子不是我个人维权的胜利,是所有反对网络暴力的人一起努力的结果。吴女士说,她不会接受造谣者的道歉。


2020年7月初,杭州吴女士在一次取快递的过程中被偷拍,偷拍视频和被造谣出轨快递小哥的聊天截图在网上流传。8月,造谣者郎某某和何某某因诽谤他人被余杭警方行政拘留9日。


2020年12月14日,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吴女士提交的刑事自诉,要求以诽谤罪追究造谣者郎某某、何某某的刑事责任。2020年12月26日,据浙江省检察院通报杭州“女子取快递被造谣”事件,郎某某、何某某因网络诽谤他人被余杭警方立案侦查,自诉案件转成公诉案件。


法院经审理认为,考虑到二被告人具有自首、自愿认罪认罚等法定从宽处罚情节,能主动赔偿损失、真诚悔罪,积极修复法律关系,且系初犯,无前科劣迹,适用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无重大不良影响等具体情况,做出上述判决。


202012月,吴女士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摘下口罩。视频截图


以下是新京报记者与吴女士的对话。

 

新京报:得知判决结果时,你的心情如何?


吴女士:我还在老家这边,赶不回杭州参加庭审。今天庭审结束后,我第一时间接到代理律师的电话,得知了判决结果,一瞬间我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,判了之后,可以说明这件事真正意义上翻篇了。


这几天,我一直处在焦虑中,这个案子多一天没有结束,它还是会时不时在我脑海中,把我拉回到事发后情绪里,对我来说都是一次伤害。


这个结果是在我们设想当中的,我是满意的。从我最开始提起自诉,我没有很在意最后对造谣者的量刑,我知道会有一个公正的结果,我站出来更多地是为了通过法律来认定,造谣、诽谤是一个违法行为。

 

新京报:两位造谣者当庭都表示向你道歉,你怎么看?


吴女士:我肯定不会接受,也不会相信他们的道歉是有诚意的。事情过去十个月了,他们才来说要道歉,如果是真心诚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来道歉,他们不会等到现在。道歉是他们的权利,但我也有权利不接受这个道歉。


20201214日,吴女士在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拿到立案通知书。新京报记者肖薇薇摄

 

新京报:自诉变为公诉后,等待开庭的这段时间,你的生活有一些改变吗?


吴女士:案子从自诉转公诉后,我们还是时不时要根据案件的调查过程,配合一些工作,所以一直没有开始新工作。


我依然会害怕和陌生人接触,但现在我愿意迈出去这一步了,不会把自己封闭起来。天气好的时候会尝试出去散个步,我还去西湖骑行了。


当然,我还是会担心别人认出我来,虽然现在大家认出我后,大多投以善意的目光,但我会一直想他们是不是看过那个视频,如果他们来问我,我要怎么回答。


我不希望自己再被过多关注,但我从没后悔自己站出来维权,摘下口罩去面对大家。我也会刷这个案子的新闻,去看一下评论。今天看到一条评论说,虽然本能认为你的做法是对的,但还是感觉你太得理不饶人了,太较真了。我回复说,我们为什么要得理饶人,我确实也不需要被理解,因为其他人很难感同身受。


吴女士近照,她常去东北老家的广场上散步。受访者供图

 

新京报:之前你提到希望通过自己的维权,帮助更多有类似经历的人,你还在继续做这件事吗?


吴女士:现在还有很多人给我发私信,她们遭遇了类似的事情,想要维权,但不知道该怎么做,我都在慢慢回复。因为我不是法律专业人士,我只能从我的经验当中,给他们一些帮助、建议。


从交流中我发现,找我倾诉的很多人,她们不一定想要惩治造谣者,她们更多地需要一个倾诉的渠道,她们看到我站出来,为自己维权,所以她们来找我。她们会问我那段时间是怎么熬过来的,我现在都不敢再去回想了,因为太可怕了。我是经历过这些的,所有的感受我最能切身体会。


我现在有时候会再问一下她们,最近怎么样?她们给我的反馈挺好的,维权这条路是非常不容易的,但至少她们会愿意慢慢开始新的生活。

 

新京报: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?


吴女士:虽然我这个案子结束了,但是这不是我个人维权的胜利,是所有反对网络暴力的人一起努力的结果。净化网络环境,反对网络暴力等一系列的事情还在继续,我还会在这条道路上继续关注,摸索着去做一些什么。当然,我并不是一个职业做这些的博主,我只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,帮到更多的人。


我也开始留心新的工作机会了,应该还会回杭州,如果其他城市有更好的工作机会,我也不会排斥,现在我也在认真考虑搬家的事情。


可能我还是没办法很快地融入社会,会遇到一些障碍,已经休整了一年,脱离社会一年了,这个案子对我找工作也可能还是会有一些影响,这些都是未知的。但没办法,既然已经这样了,我只能去接受,去面对,剩下的就交给时间了。

 

新京报记者 肖薇薇  编辑 陈晓舒  校对 吴兴发